那个背影猛看但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这位警察到

印象彩票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在柯凝的眼中,苏锐似乎从来都不会遇到他解决不了的问题,此时能让他把眉头皱起来的事情,肯定很麻烦吧。 苏锐其实是在担心刚刚岩田北英所带来的消息,如果龟山景洪的那些弟子

 在柯凝的眼中,苏锐似乎从来都不会遇到他解决不了的问题,此时能让他把眉头皱起来的事情,肯定很麻烦吧。
 
    苏锐其实是在担心刚刚岩田北英所带来的消息,如果龟山景洪的那些弟子直接找到他的话,那么苏锐反而还不会为此事而惆怅了,他最担心的是,如果那些弟子丧心病狂的找到了他所在乎的人,并且以他们的生命相要挟的话,又该如何去做呢?
 
    现在的苏锐真的不想再看到自己连累别人的事情发生了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苏锐和柯凝路过了一间医生办公室,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不行,你不能在我这里洗手,你们这些警察每次把水珠洒的满地板都是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,声音之中充满了嫌弃和不耐烦。
 
    不给洗手?嫌弃警察?
 
    苏锐和柯凝的眉头都皱了起来,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。
 
    这是一间外科医生办公室,一名警察正站在室内水龙头边上准备洗手,另外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正对他言辞不善着。
 
    而在一旁的凳子上面,还坐着一个满身是土的嫌疑人,他的手被铐住了,头上的伤口刚刚完成缝合。
 
    看起来,这名嫌疑人应该是在警察追逃的过程中受了伤,警察是带他来包扎伤口的。
 
    “你什么意思?”听到女医生这样讲,那名警察的手停在了水龙头的上方,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?每次都是你带着嫌疑人来我这里体检或者包扎伤口,三天两头的,每次我都要重新拖地,我就是不给你用我办公室里的水龙头!难道可以吗?”
 
    这名女医生也不知道究竟是内分泌失调,还是平日里对警察有偏见,反正就这么直接对警察出言不逊了。
 
    这名警察登时就怒了:“我加了一整夜的班,连觉都没睡,连一口水都没喝,到你这里你居然连个水龙头都不给用,李医生,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呢?”
 
    “刘警官,我今天就不给你用了,怎么着吧?”这名女医生走到水龙头边上,一把抓住龙头开关:“要洗手,就请去卫生间洗,我办公室里的水龙头你就是不能用!”
 
    “你再给我说一遍?”这警察也忍不了了。
 
    “你让我说我就说了吗?”这女医生看起来就给人一种尖刻的感觉,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每次来都要把我的办公室给弄脏,就是你们这些警察干的好事!烦死你们了!”
 
    “我怎么听这警察的声音有点熟悉呢。”柯凝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光是声音熟悉,连背影也有点熟悉。”苏锐盯着那个背影猛看,但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这位警察到底是谁。
 
    其实,他和柯凝的交集在此之前并不算多,如果是两个人都熟悉的声音,那么范围就已经很小了。
 
    “我要去找你们院长。”这名警察加重了语气:“今天这件事情,你必须要给我道歉,我们警察很辛苦,容不得你这样污蔑!”
 
    “我怎么就污蔑你了?”这名女医生看起来真的不是好惹的:“行,你找我们院长,我就找你们的局长!看看谁最后要道歉!”
 
    “好,你给我在这里等着。”这名警察拉起嫌疑人,就朝外面走去。
 
    “德福?”苏锐看着这位警察的正脸,终于算是把对方认出来了。
 
    “真的是老刘!”柯凝也喊道!
 
    刘德福听到有人这样叫自己,目光之中带着疑惑,当他看到苏锐和柯凝的时候,犹豫了好几秒钟,然后才惊喜的喊道:“苏锐?柯凝?”
 
    “是啊,一晃这么多年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你了!没想到你还能记得我的名字。”苏锐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刘德福的脸上也满是惊喜之色“那怎么可能记不住你的名字啊。咱们给那群新兵当教官的时候,有一个刺头富二代简直牛-逼上了天,所有教官都搞不定他,最后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,咱们那群人,可把你佩服死了!”
 
    他口中的这个“刺头富二代”指的自然就是秦冉龙了,不知道此刻身在首都的秦大少爷有没有打喷嚏呢。
 
    刘德福兴奋的说着,激动的在苏锐的胸口上拍了一巴掌。
 
    这一巴掌,把苏锐给拍的连连咳嗽。
 
    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看到了苏锐身上的病号服,刘德福这才反应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受了点伤,没事的。”苏锐笑着说道:“要不你抓紧把嫌疑人给送回看守所,然后咱们找个地方聚聚,你看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当然没问题!”刘德福已经把刚刚和李医生发生的不快完完全全的抛之脑后了,也想不起来去找院长了,他看了看手表,说道:“医院门口有家不错的饭馆,我回头去跟领导请个半天假,等过俩小时,我们就在那里见啊!”德福有什么过节,居然洗个手都要大呼小叫的,这让苏锐不禁感觉到很是无语。
 
    “嗯,咱们先走吧。”柯凝也看了那女医生一眼,两人便离开了。
 
    此时,那脾气暴躁的女医生似乎已经完全换了个人,正打着电话呢,声音里面也带着一股子媚意。
 
    “表哥,是我啊,我是李晓妮。”这女医生说道:“对对对,跟您反应个事情啊,有个叫刘德福的男警察,在我们医院爆粗口骂人,素质太差了……”
 
    一个多小时之后,苏锐已经换好了衣服,和柯凝一起等在门口了。
 
    刘德福换了一身便装,开着一辆老式普桑,停在了两人的身边。
 
    “嘿,远远的看着你们,真的是太般配了。”刘德福笑着说道,他的笑容之中都始终透着一股子淳朴的味道来。
 
    “老刘,你不要再瞎开玩笑了。”柯凝微微红着脸:“走,咱们吃饭去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她瞥见了刘德福放在副驾位置上的两瓶酒,不禁说道:“老刘,苏锐受了伤,可不能喝酒啊。”
 
    “嘿嘿,我倒是忘了,本来还想着今天请假,和老战友不醉不归呢。”刘德福挠了挠后脑勺:“看你对苏锐关心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柯凝的脸庞更红了一分:“别瞎说。”
 
    到了饭店,刘德福热情的不行,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。
 
    “我说柯凝,这几年你都失去了联系,咱们这几次战友聚会的时候,也没见到你的影子啊。”刘德福说道:“听说你转业回到沂州了,怎么就失去消息了呢。要不是今天见到你,真不知道这辈子什么时候能联系上。”
 
    从这句话里面也能够看出来,他真的是个耿直的汉子。
 
    “这几年……”柯凝犹豫了一下,还是勉强的笑了笑:“我一直在南方,这才刚刚回来。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yaohchs.com/a/yinxiangcaipiaoyule/20181114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